建筑智汇
当前位置:建筑智汇 > 乡村建设 > 正文

乡伴最美田园:乡村建设不等于乡村建筑

“记住美丽江宁,乡伴最美田园”休闲乡村建设论坛于2016年4月15日在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黄龙岘隆重举行。

本次论坛召集了包括乡村产业领导者、设计领域专家、运营管理机构在内的诸多乡建先行者,众嘉宾就如何实现乡村的自我增值和发展等系列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研究。

以下为嘉宾论坛实录精选。

李海清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年初的时候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曾经搞过一次有关乡建的学术活动,当时也有十几个业内人士都和大家分享了他们参与乡村建设的一些经验体会,互动的时候有老师提出一个总结,“其实乡建跟建筑师没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从事建筑这个行业的人,如何把建筑学这个专业,建筑师这个职业所做的工作,在乡村建设里给它一个更加客观明晰的界定。这样可能会对从事这个行业,尤其是以后参与进来的年轻人,应该会有一些帮助。

我觉得中国的现代化经过了大约一百多年左右的时间,到了今天,再一次出现乡村建设这样的一个事情,成为一种热潮,它是有历史的必然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目前乡村建设是一种全社会的参与,它的各个方面都会有自己的利益诉求,都会有自己各自的立场和观点。

举一个例子,我在古村落群里面,可以看到浙江有一些人是能工巧匠,他们有一种代表性的观点,就是乡村建设有我们这些能工巧匠就可以了。其实乡村建设不是乡村建筑,不只是在房屋。乡村建设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们涉及到多方面的各个要素比如说公共卫生条件,市政设施方面,同时包括水环境,污染治理等方面。像这些事情根本不是一个木工或者个人可以解决的问题。从这些方面上来讲,我个人认为经过专业培训、专业教育及有实践经验的建筑师和城乡规划师,应该要走在这个队伍的前列。因为我们受到的专业教育,从一开始就告诉你:你是一个社会行为的生产者,而政府是管理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政府应该在这个事情里面起到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告诉参与这样一个复杂生产行为的不同相关利益方:你们都有一个底线要守住。政府在管理这个层面,应该做好相关法规的制定。所以专业技术人员仍然应该坚持自己的立场,并且努力成为这个非常有时代意义的社会性质生产行为的组织者。

王畅

长江都市设计院总建筑师

我基本上没有做过乡建,我们设计院有一个规划所,他们参与了大量的乡村建设活动,在思考做好规划以后,规划落地到建筑这个阶段建筑师就消失了,他们一直在探讨建筑师在这个的后面可以做什么。我今天就是想了解建筑师在乡建里面到底要做什么。其实大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包括谈到了没有建筑师的建筑,是否应该这么看重建筑师在这里面的作用,是轻设计还是重设计等。可能各种各样的情况都会发生。也一定会出现多样化的发展,但是建筑师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有这种情怀,就是一定避免出现同质化的问题。

 

周凌
江苏省乡村规划建设研究会理事,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现在有一些没有参与乡建的人,特别担心建筑师下乡是搞破坏的,都想自己去表现。经过这几年的跟踪,我的感觉是建筑师还是有一个共识的,就是“我们要用当地的东西,当地的做法,最小限度的干预这个乡村”。我的观点是建筑师一定要有,如果说村子里的这些人就可以把村子搞好,我是怀疑的。农家乐目前面临的问题,一个是自己的客户是有限的,总不能叫村民自己来住。外面的人可以把外面的圈子带进来,所以这个东西肯定是需要的。而且我认为专家的参与是特别需要的,新农居这种经验,不是设计院能够做出来的,这种户型的设计一定是需要经验的。他们太熟练了,能很好地解决农村的基本生活问题。这些是要建筑师来控制的问题。

 

姚欣
建筑分院总建筑师,浙江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在问自己,我们所谓的农民自建是不是所有的农村都要来做,这个我觉得就是我们的土建通用。农村的房子到底是走向定制化,还是土建。因为我平时也听到,就是农民的房子他们基本上都是土建。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建筑师在乡村,在没有监理、没有材料规章,没有正规的施工单位的情况下,能不能让农民把你们的房子建起来。很多的技术问题,需要建筑师不仅是用标准,而是根据农民现有的材料来做。

 

王磊

中国乡建院总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其实乡建很难,我们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这是我们的一贯作风。其实我们是想打破一个传统惯例,创造智慧化城乡,规划一套完整这样的体系。我们十年前的乡村已经是这个样子,所以说我们在建设每一个乡村的时候,我们的着眼点是先作示范,做示范性的房子。这个方向其实是未来乡村能够走长远的。

我们的乡村建设进入到一个中间阶段的时候,政府的补助会越来越少。第一户的补助会非常多,后面越来越少,但是后面的农户跟我们说,我不要政府的钱,你给我设计,我出的钱比他多,你给我进行改造。这是最后的一批农户跟我们说的话,这就是他们的积极性完全被调动起来了。

我希望政府就提供基础性的设施,钱不要随便的撒,有时候看似很多的钱并没有产生引爆的效果。钱花在其中一个区域,打造一个精品,那么整个区域都会被带动起来。如果按照一个合理的办法来做,政府的资金会以少的代价换来一个更大的社会价值,就是说现在我们作为当今的建筑师或者是设计师,已经跟十年前不一样了。十年前是一个租赁的过程,当今的建筑师应该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我们为大多数人服务,大多数人就会拥护你。我们这个团队就是和以前的赤脚医生是一样的,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没有问题我们就退到后面去。

不是我们把这个房子盖完了,这个所谓的乡村建设就好了。作为我个人来说,乡建是要坚持一辈子的,是我在农村要做一辈子的事情。我和乡建院的结识就是因为我给打工子弟学校做设计。我在北京的时候做了一些大的房子,形势感很强的,但是我做了几个以后发现不对,那是一种非常耗费的建筑。这是思想转变的一个过程,我们现在中国的农村,大多数还在一个很贫困的基础上,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有了自己的认识以后,做的一些工作就不一样了。我的思维打开以后,我工作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我们乡建工作室的这些小孩,基本上都在村庄住,都在村庄生活,有的把老婆孩子都带到乡村。我们选择的是一种未来生活状态,未来的生产和生活是结合在一起的。并不是我在办公室我就生产,回到家里我生活,这是以前的生活模式,未来的生活模式一定是由工作直接转入到生活中。我希望在乡建院工作的每一个青年人,包括我,都会选择自己最好的一个生活居所和生活的状态。

我们乡建院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是坚持做社会性企业,不是以盈利为主要目的,在养活我们自己这个前提下,我们做的很多的努力和尝试,都是为外部资本进入乡村做一个垫脚石。我们把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了,你们进入乡村就没有任何问题,这些资本资金,进入乡村就可以实现利益最大化,同时也使农民利益最大化,这个是可以实现的。

任卫中

浙江省安吉泥土建筑研究中心主任,被誉为“中国民间乡土建筑第一人”

我做这个事情的初衷,还是想为新农村做一个示范,让大家建设乡村的时候更加环保,同时能够做出本地的特色,所以应该说很单纯,也没有为自己考虑。一开始做的时候,自己很有期望,觉得自己做起来政府认可,理论界支持,应该可以很快得到复制,政府会做一个村,或者整个村都来推广。

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的,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这个东西也需要一个时间的跨度。首先政府把握了农村的主导权,并不是农民想建就能建的。包括我们的新建筑,政府都确定好怎么样的瓦片,怎么样的院墙,怎么样的瓷砖等等,都规定好了,所以可以说农民没有太多选择的权利。然后我觉得农民的认识也是一个过程。当初我去建这个房子的时候,村上有一个书呆子说怎么造他们淘汰的房子,现在也有农民来指指点点,所以农民也是有一个过程。

我感觉土建筑也要搞的很舒服,所以我也研究这个材料,怎么和现代媲美。其实农民也是喜欢现代,我觉得乡土建筑这个材料也要提高工艺,做得很现代。这个也是要改变农民的观念,大家对乡土建筑的印象就是很粗糙。这个不是材料的错误,我们掌握了这个方法,完全可以做的一样好。为什么现代建筑造价会便宜,就是因为他有制定的标准,土建筑就是没有标准,所以这个可能要大家这些建筑工作者的共同努力。

朱胜萱

“乡伴”乡村文旅创办人,业内首个将设计与资本结合的践行者

我觉得从物质空间的打造来讲,我们有各个高校的高手在这里。南京不缺好的设计师,也不缺好的设计产品,缺的就是一些对于乡村生活热爱的人。所以我觉得田园东方的乡伴来到这里,更多的是把这些人带回来。不论政府出多少资金支持,不论我们做出多好的房子来,都只是一个物质空间,更多的是需要一群热爱生活的人,把这个空间充斥起来。就是像开始吧,我们筹的不是钱,我们筹的是有理想的人。

我认为设计就是一个物质空间,真正要还原到设计本身的就是生活的本身。而我们就是把这群人聚集在一起,像今天上线的原舍的“平湖”,通过非常短的时间和一个非常小的项目把南京苏家这么一个小的点,放在全国一百万流量的平台上,让无数的人都关注。我相信那个乡村在两个月之前几乎没有人去,是一个闲置的状态,但是我相信在两个月之内,我们六月份动工之前,进入到苏家的会有无数人。因为我们今天的百万流量推广到全国,包括我们今天的会议和分享,会让大家关注这个平台。所有乡村的活力,就是人回来了,关注点回来了,并且共同构建出来了一个新的社区,这个乡村生活就真正的开始了。

最后我补充一点,就是民宿这个风口太大,你到所有的论坛大家都会到谈到民宿,就是因为市场的需求,中国的消费升级到了一个迭代的阶段。大家的时间会慢下来,大家会关注对生活的幸福感,对人生意义的思考。住下来是一个基本需求,因为你回到乡村就一定要住下来。酒店业对于旅游业是不一样的,我们除了住上一个很好的床,我们的心灵是需要抚慰的,民宿在这个行业里面,充当了这个产品。十家民宿二十家民宿的接待量还比不上一个酒店,并且是一家多元化、个性化的酒店。所以在现代大家对于个性的需求下,民宿才刚刚开始。

所以我认为有所谓的大风吹起来的时候,就一定会有潮水退去和大风停止的时代到来。但是我们也知道,风吹过以后,也一定可以留下那些坚守下来、初心不改的一群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建筑智汇 » 乡伴最美田园:乡村建设不等于乡村建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